书评:弗兰克•施马赫的《自私:生命的游戏 》

Jun 20th, 2013 | By | Category: Review

《自私:生命的游戏》 于2013年由慕尼黑Karl Blessing出版社出版, 共352页。

2013年,弗兰克•施马赫(Frank Schirrmacher)那启示录般的批评性著作《自私:生命的游戏》(Ego: Das Spiel des Lebens)在德国出版,并且获得了极大的反响。 这本书批判了金融财政贸易市场的内在机制。确切地说,批判了资本主义体制那种令置身其中的个体束手就擒甘心臣服的运作方式。《世界报》(Die Welt)称他为偏执狂,因为他的阴谋论论说排斥一切事实与反对的论据;¹ 《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则尊奉他为新一代针对资本主义体制的批判家,远胜68年以来的陈旧的左派理论。²

施马赫在书中所指出的博弈论的一个基础思想 —— 人只为自己的利益而活 —— 其实是一个老生常谈。人们并不是现在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这个论点既不能被证明,也不能被驳倒。因为在任何情况下它表达的都不是被观察者的想法,而是观察者的想法。施马赫是焦虑的,因为他在这个世界上再也看不见人性的准则,他认为无形的权力和逻辑计算应当为这一切负责。是的,人性的准则何曾在经济学中起过作用?追索着这本书跳跃的内容而思考的读者 —— 因为此书几乎没有细致详实的论据 —— 会时常遇到这样一个中心主题:只有向信息资本主义所有的规则臣服,才能彻底实现愿望。这就是21世纪的梅菲斯特。对此有必要再回想一下,浮士德是如何被它俘虏的,又是如何藉着人与人之间的人性的力量被拯救的。是的,那个时候还存在这种力量,尽管它是在炼金术的帮助下产生的。

所以,从根本上可以说,这本书不值一读。施马赫塞给我们一堆引文和结果,它们像咒语一样被赋予革命性的力量。他并不论证,却坚信,这些由缺乏内在关联的单个信息组成的攻势定会产生必然性的心理影响。就此而言,施马赫犯了一个错误,这个错误与他所批判的以博弈论为基础的当今数字(digital)世界所犯的错误如出一辙:以众多的单个信息代替事物的内在联系。

现在值得来讨论一下隐藏在施马赫所描绘的末日场景背后的问题。我们应当小心地来处理阴谋论。在各个方面,世界都向我们呈现出比这个理论所诉说的复杂得多的形态面貌。权力的幕后黑手和疯狂的科学家们被指为应当为这一切负责,这样的话读起来几乎就像是迫于那俘获我们的隐匿的体制的淫威所给出的苍白无力的结案陈词。其实施马赫本可以通过小说创作来澄明他的思想,比如为成年人写一部《Momo》³ 这样的小说 —— 米歇尔•恩德(Michael Ende)的《Momo》是令人难以忘怀的。小说里有作为幕后黑手的灰衣人们,他们控制我们的思想,将我们困在欲望、名利和效率之中,又夺走我们之所以为人的本性。现在施马赫首先需要一个主角,就是Momo。出于某些无法解释的原因她并不受灰衣人们的影响,从而可以解救这个世界逃出魔抓。其次,还有一个关于Momo的问题令我费解 —— 这样说很片面,其实这是对米歇尔•恩德的疑问。当然,同样的问题也是对施马赫提出的:到底谁为灰衣人们、为博弈论、为政党去实施监控和抢夺?难道不是恶者那无形的面具吗?世界级批判家的抗辩值得玩味:博弈论不是邪恶的,它召唤我们去追求赢的机会;生活告诉我们,最终的大奖总是通过美好的失败来获得的,那是生活早早就为我们预备好了的……

像施马赫所致力于的这种警告性批判,有权力保留它的片面性。它不必像文学那样,考虑到事情的两面性。因为它的任务是开启讨论,并且索取反馈。目前所得到的反馈都是一些对肮脏的“自由”金融贸易市场进行的辩护,或者是异口同声千篇一律的警报式的叫喊。有没有可能对施马赫所描画的末日幽灵做一个谨慎中肯的评价?我来尝试一下吧。我就从施马赫书中的一个核心概念 —— 数字化 —— 开始说起,从中引发出在《南德意志报》的书评中同样被着重肯定的一个方面:把世界简化到信息化特征的层面上和对电子数据处理的使用这两件事对人类今天的困境难辞其咎。知识界追逐着数码数据库放出的光芒。虽然很难证实,在过度使用电脑和学校在传授知识方面的功能被延异这两件事情之间存在着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是有一件事情却是越发显而易见了的:人文科学的研究也越来越广泛地与数据和数字挂钩 —— 一大批研究人员已经醉心于“数码人文”这个流行词汇里。现在,这种方法不仅在各方面获得成功,而且它本身也显得纯善可掬。人们坚信,通过特殊的搜集和积累,完全可以通过数据资料获得知识。这个“数字”的概念并不是在信息时代才被发明的 —— 事实上,它是启蒙运动的发动机。

那么是否可以说施马赫的警报是多余的呢?不。但是施马赫忽略了一个一直存在着的有效的解决办法。他忘记了那个小女孩Momo,确切地说,他忽略了使Momo之所以能够对抗灰衣人的那种力量。这种就存在于我们每个人心里的力量使施马赫的末日图景以及欧洲沉沦的异象变得无力又苍白。现在又到了纠正错误的时刻了,就像18世纪末浪漫主义反抗启蒙运动对人类的数字化那样。对人类来说,除了有理性逻辑的数字化身份,还有模拟化(analog)的身份。它首先使人得以从人的角度理解和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各种关系。其次,它使人不仅仅可以在理性上“知道”,而且能够在情感上“理解”事物与他人。黑格尔,虽然他本身并非浪漫主义者,却反对把知识和信息全面化和绝对化:若有人声称他知道某个事物,那就说明,这个人还远远没有理解这个事物。“理解”就是建立事物间的关联。这种关联的建立不是依靠庞大数据,而是以个人的观察为基础。也就是说,“理解”是以我的观察为基础来建立事物间的关联。这在数字层面是不可能实现的,计算机不可能将自己视为观察者。“观察”这个任务只能由我们人类自己来完成。我们却因此感到恐慌,因为事物不再有绝对的信息化特征了,而是依赖于“我”的观察体验。这种恐惧并不是来自对主观性的恐惧,而是来自于我们发现:我要对事物负责了,我可能从这种关联中无法自拔了!数字化的世界往往在“客观性”的名义下隐秘关联、排斥责任、制造着“客观唯一别无他途”的幻像。

模拟化的关系连接就是建立事物间的关联,同时承担责任。这就能立刻使我们脱离博弈论的狭隘与自私。谁有能力建立关联,谁就可以抵挡Amazon和Facebook的诱惑。这样的人不自负,不孤独,就是因为他们可以在现实的社会网络中实现和发展自己。他知道那些数码产品都可以为他所用,但是他更明白,所有的这些数码诱惑最终不过是人类内心深切渴望的替代品。这个深深的渴望就是彼此关怀、彼此连接、不再孤独。他知道,他生活在所有以他本人为观察点和感受点的数字化信息里,Amazon不能像威廉•豪夫(Wilhelm Hauffs)的童话《冷酷的心》(Das kalte Herz)4 里的魔鬼那样就近他的灵魂。所以他可以从容地期盼一个不被数字化辖制的未来,一个重新回归“对话”(Dialog)的未来。不仅要与他人对话,还要与自然对话。他听见自然在他耳边倾诉:停止数字化吧,那样你就能同历史和艺术对话。于是他听见历史的呼救:历史的内在联系已经在数字化的过程中消失殆尽!他看见艺术的抗争:它是人类文化的原野,是反抗数字化的先锋!

在我们厌恶数字化和支持模拟化在我们的文化中享有独占权之前,应该考虑到,没有“数字”就没有逻辑,因此就没有理性的认识,继而我们也就不能“知道”事物。“知道”和“理解”相互缠绕在我们四周,貌似没有一种一劳永逸平衡折中的选择方法。然而,感谢上帝,这并不是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我们要做的是进行适度地调整。首先在教育领域。因为倘若只有“知道”而没有“理解”,人们就无法向孩子和青少年传授知识。而且,也会使得“传授知识”这一行为本身完全无益于对孩子们责任自主性的培养。而这种自主性正是他们人格的内在基石和外在表现。这种调整也应该在政治领域中实施。因为在“健康经济学”理论的指导下,政府过分看重公民的福利,但这绝不是唯一重要的事情。无论如何,我们生活的当下不是用末世论和阴谋论可以彻底诠释的。因为自私自利虽是我们本性中的一部分,它却并不能完全决定我们的本性。人就像猿猴和海豚,是一种社会性的情感类生物。这种深入肌理的、使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特性,绝非阴谋论之类的假说可以盗攫的。


1. 参见: Cornelius Tittel的文章《Die Monster des Doktor Frank Schirrmacher》
http://www.welt.de/kultur/article113687605/Die-Monster-des-Doktor-Frank-Schirrmacher.html (19.02.2013).

2. 参见:Andreas Zielcke的文章《Vom Sieg eines inhumanen Modells》
http://www.sueddeutsche.de/kultur/frank-schirrmachers-ego-das-spiel-des-lebens-vom-sieg-eines-inhumanen-modells-1.1601727 (19.02.2013).

3. 故事梗概:Momo是一个小女孩。 她喜欢倾听人们的诉说,在聆听中帮助人们化解烦恼和纷争。有一天城里来了许多灰衣人。他们劝说人们把每天多余的时间存进他们的时间银行,将来得到更多的时间作为利息。于是人们开始拼命节省时间,醉心于机械的生活,抛弃了亲情、友情与良心。Momo得知了灰衣人的阴谋诡计,决心拯救她的朋友和时间。她勇斗灰衣人,并最终获得了胜利,让她的朋友们放下了欲望和焦躁,重新发现了平静、幸福的内心和生活。

4. 故事梗概:一个贫穷的烧炭工为了钱财,向魔鬼出卖自己。他用自己的心换取了一颗石头心,从此变得冷酷无情。后来在小玻璃人的帮助下,才重新取回了自己原来的那颗心。

汉语译文:王晓菁


Lesen Sie diesen Aufsatz auf Deutsch

Читать эту статью по-русски

Read this article in English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