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itorial

2 x 2 = 更多

Dec 9th, 2015 | By
Logo_Editorial_1

汉斯-格奥尔格·伽达默尔将阐释学的理解经验确认为一种问与答之间的辩证关系。在我们这个动辄把知识数字化的世界里,这个公式似乎并没有多大意义。我们在学校里不是已经学过每个问题都会有 — 确切地说是必须有— 明确的答案吗?答案的可证实性一直以来不都是用来界定科学与非科学的一个基本准则吗?即使它被波普尔的反证法包装了一下,正披着知识的可证伪性这件外衣向我们款款走来,我们还是一眼就能认出它。
但那个辩证关系确非如此简单。因为即使是日常的生活经验也教会了我们,不要期待在人际关系中寻找单一的真相。并且我们还从我们这个时代的政治与社会危机中学到,单一和明确的回答就意味着谈话的终结。对于人文科学来说,确定2乘以2等于4无论如何是远远不够用的。对话性是人文科学研究对象的一种天然本质。因此人文科学只有自己接受这种对话性,并且将对话性原则作为研究的方法前提,才能获得存在的合法性。若非如此,人文科学就会与它所宣称的研究对象——人类精神与文化——貌合神离南辕北辙,继而成为一个虚无空洞的名词。因此,对话性的人文研究的入门口诀必须是:1.对事物提出问题;2.让事物自己抛出隐含其中的问题;3.不要期求明确的答案。所有的答案可以再次被作为问题来理解;每个答案即是问题又是答案:它既是提问者的话语,也是被询问者的话语。
所有的问题都导向对话。那么文学的对话性本质如何具体地进行自我表述?对话性的研究方法在文学研究中到底如何发挥作用?这些问题正是这期《对话人文》要讨论的话题。但是这次不是通过文字,而是通过生动的话语。“对话视野中的斯拉夫文学”系列报告于2013/14冬季学期在哥廷根大学举行。包括著名的斯拉夫文学家在内的七位学者就文学作品和文学研究中的对话性问题做了精彩的报告。报告的主题丰富多样,涉及到不同时期有关对话的文学和电影作品,以及文化伦理等范畴。对话的视角、对话的思想不仅开辟了一个新的、令人意想不到的人文科学的研究境界,也开阔了我们日常的生活体验。
让我们一起忘我于其中吧!



开始对话!

Nov 12th, 2013 | By
DH_Logo_ganz_zentriert_blog-150x100

在这第一期的《对话人文》中,我们汇聚了一批与我们的核心旨趣紧相契合的文章。我们试图通过时间、空间以及族群之间语义性和符号性的相互作用 — 而不是通过对象的属性 — 来建立一种对话性的人文与社会科学。这种相互作用始终都在构建一种视点。从这种视点出发可以看到,我们竟然(无法抗拒地)一直都身处在这种相互作用之中,同时又与它保持着一定的观察性的距离。这种距离能带来许多好处。最大的一个优点就是,通过对话,事物间的相互作用不仅被观察,更因其所构建的真实合法的视点而被倾听和被理解。这一理论广泛适用于空间性的、时间性的、价值论的、人种学的、以及其他的研究对象。在此,我希望能唤起您的兴趣,和我们一起使用这种观察方式,并且开拓和深化适用于这种观察方式的理论和方法。您可以在“我们的旨趣”中进一步了解我们的研究范畴和理论方法。作为补充,我们还想强调一下,对于一种对话性的理解方式来说,单单使用经典阐释学的研究方法是远远不够的。毕竟经典阐释学最终的研究目的还是指向有关客体的知识,而不是实现对话性的理解。我们虽然认同狄尔泰对“理解的科学”的追求,但是我们更愿意使用能满足科学性的现代标准的方法论。我们确信,这并非空想;我们确信,“对话人文”在广阔的人文科学研究天地里将大有可为。
欢迎加入我们,期待您的投稿!
编者



欢迎您!

Jan 13th, 2013 | By

诚邀您加入跨学科博客空间《对话人文——对话视野中的性别研究、教育学、历史学,以及跨文化文学研究》
正如标题所示,我们的博客《对话人文》放眼于于广泛的人文学科之际。但我们的目的并不是邀请大家在此对各个人文学科的性质范畴等条例原则进行互相补充,而是要唤起一种可以推动所有人文学科改进与变革的全新的立场和力量。
《对话人文》以米哈伊尔·巴赫金的对话理论为基础。这一理论为我们观察和研究文化的发展进程提供了新的视角。进而我们也应当从对这一理论的学习中开辟出一片人文科学教学研究的新领域。我们建议,将这一新领域称为“对话性的人文科学” (简称:对话人文)。这个名称亦旨在讽刺当今一个时髦的词汇“数码人文”。我们认为,“数码人文”仅仅提供了一种单向的独白式的分析和解释的方法,而这种方法在理解和研究人文科学中复杂多样的“相遇(encounter)”现象时,往往束手无策。
您可以邀请对相关问题感兴趣的人士进行投稿。为避免过度和过激的争论,此博客将对所有稿件进行同行审评。
 
注:“相遇”在这里指的是各种不同事物(如: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思想,不同的社会身份,不同的时间)的相遇、碰撞、交汇以及融合。